您的位置:南宁网 > 专题报道 >

宾阳早产双胞胎生命垂危 爱心开启生命绿色通道

来源:南宁网作者:栗智 日期:2012-04-11 17:08
2012年1月27日晚12时许,医护人员将两个羸弱的双胞胎宝宝抱上了救护车,来到广西区妇幼保健院。

救护车上,医护人员忙碌的为龙兄弟俩接管

阴雨绵绵,迷雾笼罩着广西的夜空。刚刚成为爸爸的徐华彬焦急的看着医护人员将自己两个羸弱的双胞胎宝宝抱上了救护车,跟车来到广西区妇幼保健院。不知是呼唤机的隔离窗太模糊,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与担忧,徐华彬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两个孩子。

  时间定格在2012年1月27日晚12时许,从宾阳县妇幼保健院到广西区妇幼医院的二级路上。

  原本腾飞的双龙  能否再次翱翔

  2012年1月27日凌晨,宾阳县妇幼诞生了一对双胞胎龙兄弟,徐华彬一大家子都乐坏了,正在相互道贺时,医院却严肃的提醒在场的各位:两位新生儿在30周早产,体重分别只有1.55及1.45公斤,特别是先出来的大毛,还患有重症肺炎,需要立即抢救,并且两个宝宝因早产的关系呼吸系统都没发育完全,需要在六小时内注射“猪肺磷胎注射液”,而该医院目前仅存一支。

  大家都惊呆了,孩子的妈妈曾静更是欲哭无泪,孩子的爸爸长年驻守在西藏高原,这对聚少散多的夫妇好不容易通过试管技术怀上了宝宝,本计划着开开心心过完大年就可以迎接自己的宝宝了,却偏偏遇上了早产,而且两位宝宝病情非常不稳定,这该怎么办?

  大半夜的能去哪找那一支注射液呢?好在宾阳县妇幼迅速联系了南宁市第九医院,得知该院目前还有存货,家属立即飞车上黎塘取来这支“救命稻草”。孩子临时的危机解除了,大家还没得松上一口气,医院又沉重的告知家属:宝宝们只渡过了第一道考验,现在医院里的呼吸机无法满足宝宝的需求,特别是大毛,如果不依靠呼吸机根本无法存活,县医院的设备有限,孩子的情况非常危险,极有可能面临夭折的命运,如果想要提高成活率,最好能上南宁市级大医院就诊。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的一对龙宝宝,怎么能让他们折翼于此?团结的一大家子纷纷拿起手中电话咨询、求助。宝宝的四姑妈曾汉园连续联系了几家大医院,对方听说要现在出车到宾阳县都表示医院人手不足,自己送上来医院可以接收,但实在没人派下去。可是需要呼吸机维持生命的宝宝们怎么能自己上南宁呢?当最后一个电话于27日下午5时打到广西区妇幼保健院办公室的时候,其实曾汉园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对方在听取宝宝病情后立即向上级领导反映,该院决定派出一辆救护车即时赶赴宾阳县,将这对生命垂危的龙兄弟接上来。生命是脆弱的,但孩子的生命却是宝贵的,在同样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广西区妇幼依然没有放弃为这两位龙兄弟开启生命的绿色通道。

  爱在持续  为了孩子他们付出了很多

  记者跟随着广西区妇幼的救护车火急火燎的奔赴宾阳县妇幼保健院,一车四人临危受命,出发前没吃到晚餐,为了压缩时间仅准备了一些饼干在路途中充充饥,历经白天工作的消磨,大家身心都有些疲惫,不过,却没有人有一句抱怨,大家心里都揣着同样一件事:尽快赶到患儿身边,将他们接回南宁救治!

  漏屋偏逢连夜雨,途经五塘时正逢遇上大堵车,再加上郊区能见度小于100米的浓雾,原本一个小时的路程,走了三个多小时,到达宾阳时已经是晚上的10点。在宾阳县妇幼保健院的六楼,孩子的家属们已经在焦急的等待着,看到救护车到来他们眼中又燃起了希望,医患很默契的推着呼吸机、提着氧气袋等医疗设备匆匆奔向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龙兄弟的妈妈曾静自打宝宝生下来后都没有机会见自己的孩子,只能在病床上忧心重重的等待,看到记者刚生产不久的她激动的翻身而起。曾静告诉记者,孩子的爸爸长年驻守在西藏4300米以上的高原,本来精子成活率就低,加上她卵巢堵塞,结婚6年都没有怀上孩子,好不容易花了近十万才怀上的试管宝宝,却偏偏遇上早产,躺在床上的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监护室里的孩子们,正遭受可怕的苦痛。

  孩子的外公两天两夜没睡了,他依然强打着精神守在监护室门口。对于自家那位长年驻守西藏的女婿,他不是没有过怨言,他也希望自己的女儿在当地找个婆家,夫妻俩合合美美天天在一起夫唱妇随,不要嫁个军人在家守着寂寞,生活上的事都只能一个人扛。可当徐华彬跟女儿曾静手拉着手坚定的站在他面前时,他终究抵不过他们的爱情誓言而感动了。从此,在徐华彬离家的日子里,这位坚强慈爱的父亲为女儿撑起了另一片晴空。

  全力以赴  爱心接力永不言弃

  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病情交接、给患儿更衣插管的时间里,孩子的家人已经开始躁动不安,孩子的父亲徐华彬更是没有一丝笑容,只能利用来回走动来平复自己内心的焦虑。好在这时重症室的大门哗然敞开,护士们抱着龙兄弟俩匆匆奔下楼,手中还不停的给他们打氧。而这两位刚出生的龙兄弟在襁褓里显得瘦小又虚弱,不小心露在外头的红黑色小腿只有矿泉水的瓶口般大,在他们皱成一团的小脸上时不时张嘴喘一下气,似乎在跟各位宣告:我们没有放弃。

  救护车里白色的灯光洒落在医护人员忙碌的身影上,温暖中有一丝丝的欣慰。被打开的呼吸机不停的传出“滴滴滴”的警报声,仿佛刻意打破这表面上的宁静,提醒着大家一切以生命为重,请迅速冲刺着抢救生命的接力赛。

  还没有正式命名的大毛二毛龙兄弟俩挤在一个呼吸机里,通红的小脸双眼紧闭,在父亲、外公及医护人员的陪伴下静静地睡着了,健康状况相对好些的二毛还不时咧一下嘴。外公嘴里说着不累不累,车没开出多久就开始打鼾了;父亲徐华彬虽然回答着医护人员的问题,眼神却不曾离开过这俩个孩子,焦虑的神情更多的转变成为祈祷。

  通向南宁的这条二级路虽然刚翻新不久,可每一次车辆的震动却牵动着众人的心,因为空间有限,龙兄弟俩没有穿上更多的衣服作为防护,四周也就靠着自带的纸尿片充当避震保护层,每一次的震动总能看到似乎陷入沉睡的外公跳起来向呼唤机张望,而父亲更是恨不得将兄弟俩捧在手心,含在嘴里。

  回程的路上很顺利,但对患儿家人来说却比一个世纪都要长。随车的住院医师杨晓祥不停地打电话回医院交待该准备的设备,并三番五次的询问准备的进程如何了。在28日凌晨1点左右,救护车终于到达了广西区妇幼保健院,医护人员立即进入了急救状态,迅速的将孩子们推入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大家都稍微松了口气,但是,也明白着这又是新的开始。

  “孩子的病情我们已经大致了解了,现在一进重症室就马上接受检查,结果一出来马上就开始施救。”医师杨晓祥说。

  他介绍,今年过年期间接收的危重患儿特别多,加上春节来得早,1月份又是儿童肺炎发病的最高峰期,许多患儿都是从广西区内转过来的,所以新生儿重症室要比以往新年更忙碌。杨晓祥还透露,目前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由50个床位增至80个。

  截止记者发稿时止,两位龙兄弟还在监护室里接受治疗,目前病情趋于稳定。“自古忠孝两难全,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我就不会后悔。”一直在西藏阿里高原上维护当地交通设施的徐华彬有着山一般坚定信念。因重症室只能在星期一才能让家长探望,他决定坚守在医院附近,就像他长年驻守的边关一样,默默地陪伴着孩子们度过一个不安又充满希望的龙年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