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南宁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 >

《荣华字典》加强了国人的文化自信

来源:软广作者:管理员 日期:2021-02-04 15:43
本刊讯(作者 直言):2020年10月13日,全国语言文字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同志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这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阶段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

本刊讯(作者 直言):2020年10月13日,全国语言文字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同志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这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阶段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语言文字工作的高度重视,在我国语言文字事业发展历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会议第二天, 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田学军在《光明日报》发表了《努力开创新时代语言文字事业发展新局面》一文;随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字学》主编王贵元也发表论文《努力开创汉语言文字研究新局面》。全国语言文字会议以及权威的论述为我国语言文字科学研究指明了方向——

一、以理论创新引领研究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有没有中国特色,归根到底要看有没有主体性、原创性。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不仅难以形成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而且解决不了我国的实际问题。”汉语言文字具有鲜明的独特性,从汉语言文字材料本身出发,不断构建和发展自己的理论,是汉语言文字研究发展的必由之路。也只有如此,中国汉语言文字研究才能为人类语言文字研究贡献自己的力量。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语言文字研究领域引进了不少西方理论。这些理论的引入对深化汉语言文字研究而言不能说没有益处,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在世界语言文字中,汉语言文字独树一帜,历史悠久且承续至今。直接使用任何缘起于其他语言文字的理论来研究汉语言文字,其结果必然是方枘圆凿、削足适履。汉语言文字研究应当打破西方理论窠臼、突破纵横界限,使历时与共时融合,这样才会有质的飞跃。

近年来,我国越来越多的研究者认识到,汉语言文字研究必须跳出西方理论的束缚,扎根本土、深耕实践。把研究重点聚焦到汉语言文字本身,依据科学的思路构建自己的理论体系,才是汉语言文字研究的正路。

二、以方法创新激发研究动能

方法是学术发展的另一核心要素。“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学术研究中发现新现象、新事物,或提出新观点、新理论,揭示事物内在规律,都离不开科学的方法。汉语言文字研究要继续得到长足发展,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始终坚持正确的方法。

原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著名教育家戴汝潜先生对山东学者刘振成经过20年潜心研究出版的《便于学习应用的汉字科学体系》(简称荣华字典)的高度评价:我特别欣赏新视角字典的“声韵拼音定序法”这一检索法。一张表格、一目了然、声韵拼音坐标定位(声母所在的竖行与韵母所在的横行的交叉点就是所查汉字的页数)则立刻见到字位何处——无疑,这是便捷的创造。之所以能够做到便捷,那是因为此之“序法”遵循了汉字的语音规律,从汉语汉字自身的实际出发的结果。而不是简单地“与国际接轨”,不顾及汉语汉字语音的特点,按照26个拉丁字母“abcdefgh、、、、”的排序。我们知道,音序的使用显然是以“了解字音”为前提的,而汉字字音的拼读是按照汉语拼音规律进行的,即“声(母)韵(母)拼音”的方式完成的。而汉语拼音的学习没有不是按照“bpmf dt nl gkh jqx zhchsh zcs r”的声序进行的。那么,为什么要这样排列呢?因为这是符合科学规律的。为什么说它是符合科学规律呢?因为“bpmf”的发音是最简单的“唇音”部位,此后陆续介入发音部位“齿、舌、腭、口腔”等,以及气流的控制等。亦即是构成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的序列。相应的韵母也是基于“开口、齐齿、合口、撮口”的四个基本类型区分的。因此,声韵拼音自然也就呈现其特有的规律性,拉丁字母排序的字典显然是杂乱无章的。因此以拉丁字母排序的许多汉语字典破坏了汉语汉字的严谨体系及其科学性,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感到十分遗憾的事情。

三、汉字科学研究就是发现规律

教育家王运昌先生对刘振成出版的《便于学习应用的汉字科学体系》也有较高的评价:长期以来,人们对汉字的认识和认知,一直是偏重于对汉字个体的解读,尤其是字典的编写和编排,更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来呈现并解形释义,而很少见到一本字典是从几个汉字的音形义的关系上做系统化解读的。至于把音形义相互关联的几个字放在一起解读,并揭示清楚其相互之间的内在联系的字典,就更少见了。新视角字典却做到了。

但凡事物事情都是有联系的,而且联系的事物事情之间也是有因果的。如果能够发现诸多事物事情之间的共同点、关联性,并揭示清楚其内在的因果关系和规律性,则就发现了一个神奇的领域。这种现象,无论是在自然科学方面,还是社会科学方面,都多有实证。牛顿从苹果落地发现了“万有引力”,马克思从“资本”着眼,发现了“剩余价值”,毛泽东从时空关系思考,提出了“论持久战”。刘振成从“普通话语音音节表”得到启发,编写了新字典《便于学习应用的汉字科学体系》。

新字典的特点也是呈现了一个“序化结构方式”。新字典所解决的关键问题是汉字音形义三位一体“字系”式系统化呈现。这是新字典独到的地方。要特别明白,“字系”是个思想,是实现汉字系统科学化的一个“思想”,这是比较有价值的地方。新字典不过是体现这个思想的一个“器”,而思想才是“道”。孔子说“君子不器”,“朝闻道,夕死可矣。” 道为“形而上”,器为“形而下”。 君子“忧道”。 所以,新字典的定位是“字典载道”,“弘道成典”,这才是命根子。新字典用“红色”圆点标志的地方也正是“弘道”的反映。 

新字典《便于学习应用的汉字科学体系》,它是在《普通话语音音节表》(对此表稍作调整,使之更加完美)和楼振亚先生的“快速查字法”发明专利的启发下,在徐超教授《中国传统语言文字学》理论指导下完成的。徐超教授在书中说: 我们认为,准确地说,除了考察押韵情况可以只管韵部而不管声纽外,在考察文字通假、同源词派生时一定要考虑“声韵俱近”这条原则。一般地说,在文字通假和同源词关系中要以声母为双声(包括准双声,发音部位相同的声母为准双声)或旁纽,同时叠韵或对转这一部分为最可靠。

(刘振成第二次出版的字典)

四、刘振成汉字研究的文化自信

新视角字典把ba、pa,ge、ke、he,jie、qie、xie,……这样的音节编排在一起,就是基于上述观点。这样编写就可以把汉语汉字的科学体系建立起来,这种科学体系为汉语汉字的学习应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此新字典的书名为《便于学习应用的汉字科学体系》。其优点如下:

1、新字典可以把只有音调不同的多音字给编排在一起,如:强 qiáng 、qiǎng、(jiàng) ,解jiě 、jiè 、(xiè),尽jǐn 、jìn 等等。 

2、新字典也把字根相同的只有声调不同的同音节的汉字编排在一起,如:睛精jīng、静jìng;青qīng、情晴qíng、请qǐng 。

3、新字典把本来有形音义联系的汉字的音节编排的更近一些,便于比较和联想记忆。例如,把dang党、tang傥,ge哥、ke可、渴、he河、喝,jie竭与xie歇。

4、新字典还把"调diao、tiao""校xiao、jiao"等等多音字编排的更近一些。这些发音部位相同、韵母相同的音节就是语言学家重视的“双声叠韵”。这些音节内部的汉字很多存在同源关系。同源词是现在语言学家研究的重要方向。这是汉语汉字的普遍现象和事实。 

认识事物要从简单到复杂,从具体到抽象。重视这一点,就可以事半功倍的学习汉语汉字。例如:如果理解了"上",就可以很好的理解"尚";理解了"涩",就可以很好的理解"啬、瑟";理解了"减",就可以很快地理解"简、俭"。 

、差、槎、岔,叉、衩、杈、汊,诧、姹、刹,查、察、插,它们在音义上有密切的关系,在字形上也有联系。它们的词性虽然不同,但是它们的意义还是有联系。比如“” 的形状有杈、岔路口是 形的。差错是偏离了正确的方向而生出的叉。为了减少差错,就要检查、考察。姹、刹(那)使人惊诧(美的惊人,快的惊人)。因为还差一点,所以要插上。这些实例说明了“音同义近、音近义通”的理论是正确的,这也说明字典应该用音序法编写。音序法又分为拉丁字母音序法和汉语拼音音序法。刘振成研究出版的新字典采用了后者,这是符合汉语实际、遵循规律、尊重自然的。 

后记,由于直言对汉字研究学者刘振成的执着、坚韧、毅力特别敬佩,对其出版的 《便于学习应用的汉字科学体系》新字典比较了解,并写文章《仓颉造字 振成排序》 在很多网站上发表。更加有幸的是去年12月29日,应刘振成先生邀请到山东省兰陵县参加了“仓颉作字博物馆展陈创意初评座谈会” 。在座谈会上东方荀子学院焦子栋院长、兰陵文化学者李伦玉、临沂书法家张守国等多名与会专家、学者对刘振成的汉字研究成果赞赏有加。并建议在“仓颉博物馆”开辟刘振成研究新字典的文字、图片、书籍等展柜甚至展厅。这不能不说明四千年前仓颉在山东兰陵作字的历史、四千年后的今天刘振成在这里编字典的事迹。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突飞猛进的时代,有一个沂蒙山汉子自己用20年的时间专心研究汉字科学,用其巨大的科研成果、用其出版的《荣华字典》加强了国人的文化自信!这不是夸张。 ( 责任编辑:鸿儒)